发布时间:2014-03-29 作者:小辣椒 编辑:小辣椒 点击:
当前位置:小辣椒图片站 > 原创作品 >
更多 10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聚散随缘——惟贤法师

    佛教在线
     

     

    随缘而聚,随缘而散

    人和人的聚散,像天上的云,像水中的浮萍,时而聚合,时而分离。聚聚合合,是天地间的神秘。绝大多数人都知道个人是很渺小的,命运无法由自己操纵,遂而听天由命,于是一切“随缘。

    “随缘”,凡事不强求;把人的聚散一场,全说成是一种缘分。到底什么是缘分呢?字典上的说法是自然的机遇。什么又是“自然的机遇”呢?问到后来仍然是一团茫然。

    年轻时候追求,年老时候逃避。人的一生里,最初,我们凡事好奇,渴望认识新的朋友,接触新的环境。这世界其实是由无数小圈圈、小团体组成的,就像中央车站发出的各班列车,你买了票,追上了车,希望它带我们到一个城市,或一个乡镇;在起点和终点之间,你认识了一些人,由聚而散,最后总要分离。天下无不散的筵席。比较悲哀的是,原先想打进去的小圈子,接纳了你,你也成为小圈子里的一个成员,到了后来,你却又觉得无趣而自动逃离,如此周而复始——参加团体又脱离团体。和朋友亲近,又和朋友疏离。从希望开始,到失望结束。在聚聚散散之间,最后我们剩下的是一颗苍老、寂寞而孤独的心。

    人为什么对别人失望?或问,别人为什何会对我失望?你可以说是误解,但有时更因为是了解。“因误解而结合,因了解而分开”,人和人之间的聚散,总是一方故意一方无意,在无意和故意之间,就像天空里飘走的两片云,他们或许还会相遇,但心境早已不同,有时再相逢形同陌路,真的是相见不如不见。

    聚散的故事说不完,有时聚散两依依,有时互相躲避,惟恐窄路相见,真是“既有今日,何必当初!”

    聚是欢乐,散是苍凉。但友情和爱情走到后来,有人硬是宁选苍凉而舍快乐,必有其锥心之痛。

    人生故事,无非都是聚散一场,好像一部电影一出戏,一旦开演,总会结束。一堆朋友,无论七位八位九位……甚至自称十三太妹或十三太保,今天聚明天聚,聚到后来,仿佛彼此的欢笑声还在回荡,但仔细回想,甲到了天国,乙在异域,丙正和病魔挣扎,丁失踪了,戊财务有了困难逃之夭夭……原来人人都有困境,少年时候的朋友,星散各地,全失去了音讯,也有的明知对方在哪里,却彼此装作不知道,你不找我,我也不找你,所谓老死不相往来,这是朋友之间另一种散,这一种散,岂是当初彼此相见恨晚之时所能想象。

    只能说是缘起缘灭。聚是缘起,散是缘灭。人间神秘,会让茫茫人海你我相遇,善缘、恶缘、孽缘……最后都像云海里的雾气飞散而去,而宇宙大地,山还是山,水仍是水。


    ===============================================================================

     

    男子杀害与其同居四年女子 摔死其残疾丈夫

      南方都市报  

     

      三个人同居了4年。今年5月9日夜,因为在屋里抽烟引发口角,56岁的周伟权锤杀“女朋友”方月(化名)。随后,他又将方月的残疾丈夫穆荣(化名)从6楼扔了下去。他静候警察上门,一心求死。日前,江门市中院一审判其死缓并限制减刑。   

      三个人同居四年

      8年前,因为严重中风,江门人穆荣全身瘫痪,长期卧病在床。其妻子方月也患有高血压等疾病。丈夫病倒,两人生活困窘。2006年底,在江门市第一人民医院,方月结识了周伟权。周伟权积极帮助方月一家人,为这个家做了不少事。双方关系也越来越近。

      2008年,方月让周伟权搬到位于蓬江区岭梅社区社前巷的家里一起住,方便一起照顾丈夫穆荣。从2008年到2012年,周伟权和方月、穆荣夫妻同居了四年。

      因口角锤杀“女友”

      据悉,案发前,周伟权曾回新会老家,安葬了已过世数年的父亲。5月9日19时许,他回到社前巷住处。因为心情不好,周伟权坐在阳台上抽烟。“方月就开始骂我,叫我不要抽烟”,周伟权没有理睬。抽完烟,方月仍不停地骂,说如继续抽烟就搬走。“我很生气,就想跟他们夫妻同归于尽。”

      周伟权先掐住方月的脖子,然后锤击她的太阳穴。据称,方月昏厥后,周伟权曾想将其从阳台上扔下去。但因被床卡住而放弃。见方月仍有气息,他又用米压住她的口鼻,继续锤击。

      将残疾人从六楼扔下

      周伟权说,锤击方月时,全身瘫痪的穆荣就躺在房间里。他走不了路,说不了话。周伟权将他抱起来,走到六楼阳台上。约半小时后,发现楼下没人了,周伟权就将穆荣抱起来,扔下楼。

      “先跌在楼下的铁皮棚上,然后又跌到地下,我听到两声巨响。然后我就回到床上躺下不停地抽烟,打算也跟着跳下去了,但又害怕方月还没有死掉,想继续等到方月死后再跳下去,就这样一直在抽烟。”周伟权没逃跑。次日凌晨,他被捕归案,坦白了作案经过。受审时,他一心求死。日前,江门中院一审判决其死缓,限制减刑。附带民事判决中,周伟权被判向方月家属赔偿113万余元。

      采写:南都记者 杨秀伟

      整合:陈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