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2016-08-12 作者:小辣椒 编辑:小辣椒 点击:
当前位置:小辣椒图片站 > 原创作品 >
更多 10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美丽阿西尔,契丹人的家园【塔城.新疆.中国】著名摄影师:王晓瑜摄影.编辑.配曲


    契丹族的勇士--孟德福【右】


    达斡尔族是中国少数民族之一,主要分布于内蒙古自治区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鄂温克族自治旗;少数居住在新疆塔城。“达斡尔”意即“开拓者”,族源契丹。十七世纪中叶,这个民族为维护祖国统一,打响了武装抗击沙俄入侵的第一枪。在浴血奋战了半个世纪之后,离开了世居的黑龙江北岸,南迁到大兴安岭、嫩江流域。“达斡尔”,汉文意译为“开拓者”。谈起这个勇敢的民族,从1763年西行的悲壮历程,到1949年的阿西尔的苦难岁月,达斡尔人穿越了近200年历史。那段历史,离我们并不遥远。草原是水的根,水是草原的脉。九曲回肠的喀浪谷尔河,流淌着不息的生命,波澜不兴,蜿蜒而来,穿乡而过,将400多平方公里的阿西尔达斡尔民族乡分为河东和河西。然而,喀浪谷尔河不是界限,距塔城12公里的阿西尔达斡尔民族乡,一个地方的名字,大都有些来由,或历史的,或神话的,或传奇的,总之都有些说道儿。既然阿西尔乡是一方多民族杂居地,何以一个单一民族命名?这个不大不小的问号,使这片美丽的土地朦胧着一层催人探究的神秘色彩,那种色彩似乎离我们很遥远。



      早年的“阿西尔”名为“三眼泉”,达斡尔族语意译为“瓜儿本社尔意”。塔城的泉眼太多了,可先期来到这里的达斡尔人只发现了三眼,便这么简单地给命了名。至于后来的阿西尔这个地名,也颇有些意思。它讲述了一位早年来到这里的达斡尔族老人与一群顽童的故事。那时的阿西尔,肃风荒野,人迹罕至,远未开化。老人依喀尔古浪河而居,开渠引水,垦荒耕种。有一天,老人发现渠水断流了,便扬鞭策马,赶往上游巡查。原来,是几个顽皮的孩子在堵水嬉戏,截流了水源。孩子们原以为这位白发老爷爷会大发雷霆,举鞭泄恨。没想到,老人下得马鞍,垂下鞭子,神情严肃却语调平缓地说:“它不阿西尔。”“它不阿西尔”的达斡尔语意为“不要调皮”。孩子们看着慈眉善目的老爷爷,嬉笑着模仿他的话语,并带有敬意地取阿西尔三个字为尊称,送给了那位老爷爷。后来,迁往阿西尔的达斡尔人日渐增多,他们在这里生息繁衍,也把阿西尔这个乡名传沿了下来。阿西尔并非一个完整的概念。可是,一个简单的故事,却完成了这片乡野带有达斡尔民族特色的简约的命名。




      

    达斡尔族是一个具有悠久历史渊源的民族。可塔城的达斡尔族人,居住年代却并不遥远。从17世纪80年代开始,在平叛新疆准噶尔反清动乱的历时半个世纪的征战中,就有达斡尔人先后被编入清军的西征部队,前往伊犁戌边。关于西征达斡尔人的数字,各种版本的史料不尽相同。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达斡尔族人民自古以来就忠诚于祖国。女英雄奥雷·一兰同沙皇俄国入侵者殊死搏斗,血染沙场,悲壮感人的故事名垂青史。奥雷·一兰的后人,为镇守祖国边陲,续写着可歌可泣的篇章。



      

    虽然平定了准噶尔叛乱,可觊觎着边陲的叛党,仍然是大清朝廷的心腹之患。稳定,成为清廷的第一要事。史料记载,公元1763年,清政府在新疆设立伊犁将军府,并先后两次,调遣四批千余名达斡尔族将士,前往伊犁,永远镇守边关。
      “永远”二字,决定了这千余名达斡尔族将士及其家眷注定要远离故土,身居异乡了。可他们义无反顾,毅然决然地携带家眷,从黑龙江不哈特,踏上了西行的漫漫长路。




      

    新疆伊犁,无论从哪里而至,都非常遥远。何况,从东北到西北,从遥遥相望的鸡冠,到公鸡的尾。而奉命戍边的达斡尔族官兵途经万里,所跨越的千山万水,绝非是公鸡脊梁上的滑顺美丽的毛翼。于公元1763年别离家乡的达斡尔族将士及其家眷,山一程,水一程,途经戈壁,穿越沙漠,整整走了三个春夏,跨越了三个秋冬。遇到有人家的村落,他们停下来,用饷银添些必要的食物。到达伊犁霍尔果斯时,兵丁们穿破了一整张牛皮制作的“奇卡米”(皮靴)。
      向西,越走越荒凉。有时,三五天见不到炊烟,只有忍饥挨饿。一路上,奉旨西行的达斡尔族将士历尽千辛万苦,跨越了生命的极限。郭布勒·巴尔登先生在所著《新疆达斡尔族》一书中,记载了这样一个悲惨不已的故事:进入茫茫沙漠以后,携带家眷的兵丁奥什布克,行程中将驼背上的水囊磨破,发现时,水已漏尽。他的儿子身染重疾,高烧不退。沙漠里,金子都换不来水。万般无奈,奥什布克跪倒在首领的马鞍下求救。首领厉声责怪奥什布克的不慎,并以他不满15岁的女儿做侍女为条件,给了他一瓢救命的水。其实,那位首领收奥什布克的女儿为侍女是假,纳她为妾,才是真。一个豆蔻少女,只换得一瓢水,这个代价实在令人心痛。然而,用女儿换来的一瓢水并没有拯救儿子的性命。儿子还是死了,奥什布克将他瘦小的躯体埋葬在漫漫黄沙之中。他的妻子难以承受接踵而至的打击,精神失常,不久也撒手人寰。




      

    据史料记载,在西征途中,不少妇孺身染疟疾、天花身亡而抛尸荒野。因得不到给养,积劳毙死的骆驼、马匹无法计算。西征的漫漫长路,吸纳了太多达斡尔族将士的血泪,掩埋了太多达斡尔人的生命。然而,祭奠了一具具亲人的遗骨,他们坐上长毛飘飘的驼背,睁大被风沙磨钝的双眼,坚定地继续前行,向着那个既定的目标。士兵们的意志不曾动摇,长官们也不允许士兵们动摇。兵丁巴音塔尔惦记着家里的孤寡老母和未婚妻,出发后的第三个夜晚,企图离队。可是,他被哨兵发现了。首领命令军法处置,鞭笞100,并拖在骆驼尾部,踉踉跄跄行走。脚掌磨破了,脚跟白骨裸露,沿途留下了斑斑血迹。首领执行严厉甚至残酷的军纪,完全是为了朝廷的旨意,去完成保卫大清边陲领土的使命。那种感召,不但使他们逾越了生命极限,而且成为他们蕴藏心底的一种超越了宗教的追求,以至于,他们遵旨前往塔城,世世代代在这片远离故土的边陲之地生存下来,繁衍下去。
      达斡尔人尚武强悍,骁勇善战,勇猛精进,舞剑拉弓、骑马狩猎各个不在话下。当年,乾隆大帝万里调兵,镇守西部卡伦,实在是看中了他们这一点。



      
    公元1889年(光绪十五年),清政府下旨伊犁将军,在塔城建造绥晋城。300多户达斡尔族人民齐动员,从8岁的孩子,到80岁的老翁齐唱《夯歌》,抬土的抬土,运泥的运泥,争先恐后参与城池建设。如今伫立在城西电视台的绥晋(汉)城遗址,虽然当年厚墙高筑,可历经200多年风雨烟云,如今已是垣断墙残,如是黄土一堆。那堆垒的高墙深处,留存着一个时代的风云变幻,也藏留着达斡尔族先祖苍劲的手迹。
      “达斡尔”,汉文意译为“开拓者”。谈起这个勇敢的民族,塔城达斡尔族后人的心头便回荡起先祖们在黑龙江、嫩江两岸辽阔的土地上,世世代代牧业和狩猎,在劳动中创造生活,在生活中创造的文化,度过的悠长历史。
      公元1870年3月(同治九年),索伦(达斡尔人)营奉命由伊犁换防至塔尔巴哈台。公元1891年(光绪十七年),绥靖新城告竣,达斡尔族、锡伯族、满族等民族人民入住。同时,塔尔巴哈台参赞大臣将达斡尔族人编为正白、正黄、镶白、镶黄、正蓝、镶红六旗。



      
      
    绥晋城的部分达斡尔族人迁往阿西尔的时候,这里还是一片苇荡高过人,野兽满地跑的远未开化的蛮荒之地。初到阿西尔的达斡尔族人开始了新一轮开拓。他们搭盖地窝子,拓荒垦田,苇荡丛密的阿西尔,渐渐露出连片的黑土地。然而,有了土地,他们又被种子问题困扰。稍有积蓄的人家,从嘴里挤出点银两,换回玉米、豆类、麦种,却也只能广开地,薄收获。


        
      从1763年西行的悲壮历程,达斡尔族人穿越了近200年历史。那段历史,离我们并不遥远。
      达斡尔族有句谚语,“猎鹰不忘踞座,骏马不忘槽头”。塔城的数千达斡尔后代,无一不知晓自己的祖籍。可是,却无人萌动归祖的念头。因为,塔尔巴哈台的战争与和平使他们深深地意识到“唇亡齿寒”。民族的灾难,必须由整个民族的铁肩共担当,民族的兴盛,必须由整个民族挽臂共建造。先祖们在这里创造今天,后人们在今天创造未来。他们与这里的汉族、哈萨克族、维吾尔族、俄罗斯族等26个民族的人民唇齿相依,他们的血脉已经融进这片热情的土地,他们的根系,已经扎进这片肥沃的土壤。






    此时,阿西尔乡的达斡尔族人从四面八方回到自家的庭院。他们从容地点燃灶火,家家房宅的屋顶升腾起袅袅炊烟。想必,女主人在灶前忙碌,男主人安然地盘腿坐在葡萄架下,一边品茶、吸烟,欣赏菜洼中碧绿的景致,一边等待女主人端上杯盘,与儿孙们一起,尽享这一天的晚餐,直到月华如练。月光下,小院香径,他们或许要向儿孙们唠叨一段陈年往事,关于达斡尔先祖伟大的契丹人的故事……契丹与达斡尔族有最近的遗传关系,为契丹人后裔;很可能是蒙古军队中契丹官兵的后裔。







    达斡尔图腾


    达斡尔是农业民族,其农业文化起自唐末,并且是逐步向汉族学习,

    接受汉族农业文化影响发展起来的。从此开始了定居生活,创造本民族的农业文明。





    在语言方面的特点是:词汇中细腻地反映了谷物、蔬菜、野兽、野禽、家畜、家禽、鱼类、树种名称。从细腻的味觉名称可以看出,达斡尔人在饮食上的丰富多彩。










    契丹國

    在文字方面的特点是:远在辽国时就创制过契丹大小字,后因使用面窄而失传。达斡尔人并没有因文字失传而停止对文化的追求,他们致力于学习满文、汉文、哈萨克文、维吾尔文,在清代,就设有满文学堂。同时,从本世纪初起,就努力于创制文字的活动,这种努力,今天还在继续。



    在文学艺术方面的特点是:既反映农业生活,又反映牧猎渔业生活,还保留萨满教的祷词歌词。
    在哲学思想方面的特点是:崇高勤劳智慧,齐心协力、崇尚不平则鸣,敢于与恶势力作斗争。
    在价值观念方面的特点是:做保家卫国的英雄有价值,好好劳动,维持一家老小生计有价值。



    科学技术

    达斡尔族在其先人——契丹时代,其科学技术就很有发展,主要表体在物候、天文、历法、医学等方面,据《辽代史话》记载:“阿拉伯的古算书中所谓‘契丹算法,这个算法,很快传入欧洲11世纪初期,意大利人斐波拿类所写的书里,就有了“契丹算法”。“他们能辨认某种植物的花、茎、果实或块根是否有毒,能不能供人畜食用,他也熟习各种野兽的习性。”在医学领域,出现了能铖治膏肓里面游血的知名医生迭里特(阿保机族弟),查形色即知病源的医道出色的耶律故鲁,并继承了温泉疗法,广用动物药材,推广内服麻醉剂“鬼代丹”。他们那时启用的牙刷,比欧洲牙刷史早六百多年,在防病治病上,达斡尔人早已摸索出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是祖国医学宝库的重要组成部分。



    歌曲:永远的达斡尔--演唱:达斡尔人组合


    鲁日格勒舞动绿水青山

    曲棍球打出矫健彪悍

    英雄前辈驰骋疆场

    为国征战功名万古流传





    放排穿过激流险滩

    耕耘换来丰收笑颜

    勤劳勇敢的达斡尔人

    走到哪里 哪里就兴旺平安

    讷呀尼耶那依耶




    大轱辘车载走金色夕阳

    牧库莲弹来朝霞满天

    世代子孙自强不息




    猎鹰展翅伴我腾飞云端

    信念托起希望期盼

    宏图实现美好心愿

    勤劳勇敢的达斡尔人

    走到哪里 哪里就兴旺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