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2015-08-13 作者:小辣椒 编辑:小辣椒 点击:
当前位置:小辣椒图片站 > 原创作品 >
更多 10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黄河之水天上来”【唐克.若尔盖.四川】著名风光摄影师:王晓瑜摄影.编辑.配曲




    听说旧时年没有记载有黄河过四川的文字,是近年才发现黄河过四川的,并在四川若尔盖县唐克乡和辖曼牧场间转了个大弯,又缓缓地离开了四川。地图上看,黄河是从四川的头颈部轻抚而过的,如同母亲深情的抚摸着自己的儿女。从青海走来,还是帕米尔高原潜行数千里的坚苦孕育的果实,把这川甘青紧紧地纽结在一起,难怪有人说在旧时年母亲河没有过四川的记载,在地理坐标上很难分清的。


    见过黄河的浊浪滔滔,也见过壶口瀑布的翻滚激荡,以及一泻千里的恢弘气势。
    在以往的印象之中,黄河是一条奔腾不息、咆哮嘶鸣、势如长虹的河流,黄河留给我的是一种奔腾,是一股气势,或者说就是一种永远向前的民族精神。





    而当我从唐克乡出发,车行九公里左右,见证到了九曲黄河第一湾之后,我对母亲黄河的理解又增加了一层清晰。其实黄河也有其安静的一面,在这里可以真切地领略到“落霞与孤鸿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美妙意境,她那静若处子的形象让我大吃一惊,在疑是走错了地方,叫错了名字之后,我对黄河才又增加了一层崇敬,一层膜拜。






    黄河,发源于青藏高原的巴颜喀拉山,源头是纯净、清澈的雪水汇集,经过长途奔袭,一路裹胁着黄土的性格,一路浩浩荡荡,一路奔腾呼啸而来,当黄河之水进入到了藏情风情浓郁的中国最美湿地若尔盖大草原时,性烈的黄河就变了。





    犹如一位羞涩的藏族卓玛,手持银练,丢弃了粗犷和豪放,变得藏着掖着了,有如藏族歌声一样,悠扬柔美,情意绵绵,浪漫多情,大概就像那些冰山雪莲,选择了独自开放,也许是因为受不了雪山的茫茫雪光和紫外线的强烈照射,就在脸上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面纱,黄河,在这里点上了一个顿号,变得安静而又柔顺起来。


    没有想过能在这里这么轻易地亲近母亲河,母亲河是依依不舍迂回逶迤的来来回回的走了很久,最后才无奈地悄悄然地去走向了更遥远的一片润滋的。站在岸边,我们只能屏住呼吸,怕惊扰了她的思绪,更怕牵伤了她的情丝。





    六月的阳光照在这广阔的草原上,天空蓝如烟海,没有几朵云彩,暖洋洋的,还是一副初春的光景。绿草漫布成片,其间的花开的正盛,各式各样的花色,尤其是那成片的花黄,联结成美鲜的黄缎,心里格外的惬悦。远近不等的地方,依稀看得见帐房的炊烟袅袅升起,牛羊在哪里津津有味的啃食着青草,春天真得是来了。


    我们迫不及待地先来到了黄河边,黄河从西而入,在我们的眼前和从南而至的白河汇聚一堂,互成一体,弯弯曲曲的又回向西北方向,这时的寒冰已化成了水滴,母亲河敞开出宽广的胸膛,看不出一丝骄傲和得势的那种逞强,听不出一点水的狂叫声,缓缓地朝前移动,像是母亲轻柔的发须,飘逸成舒心的舞蹈。




    这时联想自己是一个地道的牧人,静静地坐在帐房前沐浴着阳光,慢慢地看向远方,一双手弹出悠扬宛转的音符,一张嘴唱出嘹亮动情的牧歌,一对眼含情脉脉的游离留连,是母亲河也是我。





    河上有一只木板船来回走动,船上运送有一些红砖,木筏划出一道道水波纹,一会儿,又一道道地平整如初。河岸上立有一个石碑,碑上书写的是唐代大诗人李太白的一句诗“黄河之水天上来”,何等的气势,何等的想象,何等的豪迈,我惶恐,难道李太白的天上还在更遥远的地方,这里还不能算作是天上。



    站在岸边,极目望去,只见黄河在这里如一条白练,又如一条哈达,鲜明、柔软,在花与草中环绕,是藏族姑娘的头饰散在湿地?是天上的银河落在草原?面对如此的空旷辽远,面对如此的精致画面,我茫然了,我由此知道了黄河,她来到了这偌大的草原,是应该驻足一下,是应该放缓一下奔腾的脚步,深藏起“黄河西来决昆仑,咆哮万里触龙门”的性情,好好地欣赏一下若尔盖大草原的美景。




    游览了许多名山大川,参观过很多名胜古迹,有令我惊叹的奇景,也有让我留恋的去处,但对草原却有一份难以割舍的情愫,让我恋恋不忘。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对草原那样一往情深,对草原那么痴迷,是我内心深处返朴归真情感的勃发,还是前世间曾经对草原有过生死依恋?或许是因为藏家的悠扬歌声?或许是因为草原旷野的寂静?草原肯定是辽阔的,一望无际。


    黄河让我们再积蓄力量,储存豪迈,未来的路还很长,尽管我们眼中的此段黄河是平静的,但是我们仍然能够从她静静的流淌中体悟到母亲黄河胸中的那股奔腾的激昂的性格。



    身后就是索格藏寺了,金碧辉煌,庄严神圣,肃穆祥和,飘动的经幡,哗啦啦地响,似在阅读着一部辉煌的藏族史诗,似在祈祷人民幸福安康,祖国的繁荣昌盛。
    一条栈道曲曲折折,直达山顶,看似小山顶,海拔却在3500米左右,头顶上是蓝天白云,秋高气爽,但是要爬上山顶,也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站在低处是无法窥视九曲黄河的全貌的,只有在山顶才能一揽黄河小,既然来了,就还是上山去看看。





    上得山来,极目远眺,黄河就在脚下流淌,如练的黄河犹如从天边飘来,绕了一个180度的大弯,天女散花般地飘逸起来,绕过草甸,绕过四川的疆界,转身向着西北方的甘肃而去,几乎看不见流淌,黄河的安静,如打碎的镜面,四射着银光,晃得人睁不开眼,举起相机,把镜头拉近,细数着草岛上的花草树木,把镜头拉远,九曲黄河在心中定格。在九曲黄河第一湾流传着一个家喻户晓的美丽传说,据说流经四川的白河是一位身姿绰约、有着闭月羞花之貌的漂亮姑娘,她在川西北若尔盖唐克大草原上蜿蜒徘徊, 含情脉脉地等待着如意郎君的出现,而生长在青海冰峰雪山中的黄河是一位英俊潇洒智能双全的小伙子, 他早就慕名白河女的美丽善良,不远万里来迎娶白河 ,在索克藏寺旁见到了心仪已久的白河姑娘,而白河女也是对他一见钟情。然后,他俩手牵手直到相汇交融分不清你我,往黄河的故乡青海奔去。





    不到黄河心不甘,到了九曲黄河,看到满眼的绿草、鲜花、经幡、帐篷、蓝天、白云、寺庙、牦牛、羊群、骏马、雄鹰,骑一匹骏马,我紧勒绳子,纵马驰骋,呼呼风声,侧耳而过,那如茵的草地绿染了天,苍翠了地,那种绿是回肠荡气的绿,可以呼吸,可以触摸,可以拥抱,甚至可以咀嚼和品尝。




    那种绿又是有韵律的,总是在蓝天碧水和流苏飘逸的场景下跳动,甚至如草原上空白云一般缓缓移动,蓝蓝的天空,展翅飞翔的雄鹰;这不是梦,是我心中久违的天堂。



    在夏季,当天气好的清晨五点左右,你需提早爬上观景台,背靠黄河,迎着寒风,口瞪目呆地看着朝霞越变越红;接着,日出从观景台后面的经幡塔和经幡阵间隙处冉冉升起,一会就光芒万丈了!你就听观赏人群中一波一波的感叹和欢叫声。




    地处草原腹心地带,白河于此汇入黄河,形成浩大气势。河面宽而蜿蜒,曲折河水分割出无数河洲、小岛,水岛翔集、渔舟横渡,被中外科学家誉为“宇宙中庄严幻影”。九曲黄河第一湾地势平坦,水流舒缓,小岛、岸边红柳成林。索克藏寺院修筑于九曲黄河第一湾凹临河处,白塔古寺,帐篷炊烟相伴黄河,更显自然悠远博大。


    我们在栈道上走了很久,高原稀薄的空气也少了些氧气的分量,所以走起路来特别的吃力。走走停停,停停走走,花费了很长的时间,终算到了山坡顶上。我们背东面西眺望,一缕风微微乍起,爽爽的。远远看去很难看出母亲河详细的模样,只是大概成个“U”形的了,凝神观望了很久,像是一条蜿蜒的巨龙,又像是一条长丝带。又过了很长的时间,日落偏西,黄河上呈现出了一道晕黄,由此我也断定了“黄河”这个名字。


    时过正午,阳光明媚在照耀着,望着烈烈的白晃晃的日光,九曲黄河也异常地黄亮开来,散发出炫彩,同行的朋友说,九曲黄河最美的景致还是要数日落了,你想那落日的余辉遍洒在草原上,映衬着黄河的粼粼水波,用璀璨来形容那是再也贴切不过了,难怪人们都说黄河是母亲,你想那一刻的温柔,不正是母性的体现么?




    本想等待看日落的,但是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放弃了观看日落的胜景,不过我们没有遗憾,我们能够想象日落的盛况,既然有日落,肯定就会有日升,其实日落与日升是一样的道理,没有日落就没有日升,那就朝前走吧,明天的太阳就要升起来了,让我们共同迎接明天的日升。美丽的草原!自由的草原!让我魂牵梦萦的草原!





    放牧黄河草原

    演唱:亚东
     




    当河曲马从晨曦中跃过热尔大草原
    那清脆的马蹄敲响了沉睡的大地
    喔 白河姑娘翩翩起舞
    挥动千里的祥云
    奉献出吉祥 吉祥的哈达
    喔 若尔盖大草原
    喔 若尔盖大草原
    那里有我深深的爱
    那里有我美丽的梦想


     

    当纳木寺的桑烟飘过热尔郎神山
    那吉祥的钟声回荡在辽阔的草原
    喔 黑河俊男敲击金鼓
    放牧神奇的雪山
    送走岁月 岁月千年
    喔 若尔盖大草原
    喔 若尔盖大草原
    那里有我深深的爱
    那里有我美丽的梦想
    喔 若尔盖大草原
    喔 若尔盖大草原
    那里有我深深的爱
    那里有我美丽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