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2017-06-14 作者:小辣椒 编辑:小辣椒 点击:
当前位置:小辣椒图片站 > 原创作品 >
更多 10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孤春怀恋--文:苦楝树--王晓瑜摄影.编辑.配曲

     
    1
     
    寒春的天色,阴气低沉。
     
    很冷的风吹着万物,时有小雨的滋润,却还是看不见绿芽的梦破。
     
    穿行于马路的边缘,任心凉透,让额头的皱纹锁住这季蒙蒙的迷雾。
     
    去哪都没有方向,只在一波江水的沿畔觅栖一处安静,好捉住那蹦跳的诗歌。
     
    沉入乡间的风景。
     
    看尽二月的清秀,绕开溪流,独与林丛的枝叶诉说。
     
    可谁也不愿意靠近。
     
    游走的灵魂无奈在深处的小径失落。
     
     
    2
     
    小鸟的鸣啼燃亮了丛林的黑暗。
     
    爬行在清早的山间,这个空寂的世界染满了绿色的语言。
     
    被惊动的溪水隐逝了它的孤影,一眸的细风凉透心底。
     
    独自绕行。
     
    让浑浊的躯体浸泡在纯洁的季节,尽情洗涤,好除去一怀的烦恼。
     
    真想飞啊。
     
    自由在秀丽的云端。
     
    永远逃离尘世的污垢,不再陷入沉重的荒漠。

     
     
    3
     
    目送一枝幽香的桃花,开在晚暮的雨林。
     
    浮动的心怀滴着忧郁的眼泪,打湿了窗内的诗人,灯火照亮檐角的二月,随风潜入房内的倩影,摇晃在疼痛的世界。
     
    燃烧的思想,总也熄不灭。
     
    在弹起的琵琶弦上奔跑,最终还是疯狂地累了。
     
    外面是无边的空洞,走出来就跌倒在坚硬的栅栏旁,伸手也推不动那方苦涩的记忆。
     
    只能默默吟哦,让脆弱的声音无力地徘徊在庭院的角落。
     
    曲曲惆怅。
     
    切肤悲凉。
     
     
    4
     
    我陪着你。
     
    就在这棵古老的槐树下,让内心的誓言倾吐,把叶落潇潇的季节充实,打动所有安静的生灵,有它们为我俩作证。
     
    可今晚你会来吗?
     
    而我已在明媚的月光下等候,那曲断肠的竹箫就是给你的表白。
     
    如果今世真的有夏绿蒂,我不得不做一回维特了,在这样的时间里伤神,还能有什么怨悔。
     
    哪怕是一场空虚的结局。
     
    也愿在老槐树下终生相守。

     
     
    5
     
    打开窗灯,照亮了楼下看风景的人。
     
    打开看风景的人,照亮了楼上的窗灯。
     
    都熄灭了。
     
    有两个凝固的世界在疼痛------
     
     
    一个是我。
     
    一个是你。
     
     
    6
     
    飘零的春雨扇动着潇潇的翅羽,落在我的小院。
     
    湿透的狗刁着一首古诗,把亭栏的静寂撕碎。
     
    草地上没有声音。
     
    通向帘外的风吻着枝叶醉入香梦,昨天的杏树还寂寞难奈,丛密的花蕾在为谁绽开。
     
    怎么也无法采摘,只能空手相摇。
     
    在高处的楼阁,有一个望眼欲穿的诗人。
     
    制作精美的伤愁,给初春的季节,都随雨而去了,一怀细瘦的幻觉,慢慢消失。
     
    幸福在深深的巷口。

     
     
    7
     
    深夜。窗外。春雨。
     
    无法入睡,走不进诗句的结尾,就听见谁在偷看我冰凉的心怀。
     
    难眠今宵,案头的烛火刺破黑色。
     
    没有鲜红的血迹,倒下的诗行在呻吟,又有隐隐的哭声如剪裁断门外的小巷。
     
    脚步近了,象个幽灵。
     
    是那位女神吗?冷艳的姿态舞着轻盈的腰支,引我灵感的潮涌泛滥不已。
     
    与几杯酒对坐。
     
    与隔墙的琴弦一起消魂。
     
     
    8
     
    站在黑夜的门口,推不动这扇坚硬的门。
     
    脚下踩出无数个省略号,点点叹息敲响了屋檐的泪水,那是天空飘落的雨,滴滴射痛我的心灵。
     
    知道你今晚一定不会在家。
     
    伸起的手木然停顿,擦亮每一支香烟,默念你一万遍芳名,想径直离去,却总是抬不走沉重的脚步。
     
    又一次失望,习惯如故。
     
    次次给你的祈福,都挂在那个冷漠的锁闩上,这是唯一的选择。
     
    但愿你知道。
     
    我已痴情地来过。

     
     
    9
     
    穿越都市的喧嚣,来在山野,到另外的一个境地,置身于无垠的空静。
     
    我喜欢这方氤氲。
     
    与飞鸟一起欢歌,与溪流一起低吟,与丛林的枝叶一起定格成一首美丽的诗歌。
     
    没有寂寞和烦恼的压迫,也没有思念和记忆的折磨,努力在绿色的风中行走,解脱了那些苦涩的重荷。
     
    不想归宿了。
     
    是怕住舍里的梦会死灰复燃。
     
    这美丽的山野,真是逍遥快活。
     
     
    10
     
    掩卷书本,已是半夜。
     
    好看的古诗,和我一样,被戏弄的憔悴不堪。
     
    灯光下,那般伤心的情景又现,象聊斋里离去的女人,总也留不住若隐的身姿。
     
    都是一些空虚的故事。
     
    终于在迷茫中醒来,却已枯竭了无血的灵魂。
     
    沉沉入睡,不知是走进书中的哪个环节,再也无处逃遁了。
     
    这个恼人的半夜。



     
     
    《姻缘》
     
    作词:宿小善
     
    作曲:陌上蓝罂
     
    演唱/和声:樱九
     
     
    一树梨花 乱白纷纷如雨下
    月光倾洒 轮转后落入谁家
    清风透纱 望穿了天涯
    我看见 红尘姻缘错乱的幻画
     
    清梦留痕 缘分黯然别红尘
    故人身冷 荒冢寂寂又几轮
    半弦月寒 为你爱沉沦
    我听见 你说下个轮回是归程
     
     
    三世流转为你刻下虔诚只身的苦等
    等来世与你 共刻姻缘的碑文
    岁月奈何不过红尘滚滚缘分不由人
    望浮生 回首已百年身
     
     
    前世爱恨纠葛几番挣扎浴火后重生
    生一段 为等你而 歌尽的年轮
    那安身的灵魂 在错相牵绊中痴痴等
    只为再与你 续姻缘的红绳

     
    念白——
    林语善(若漆饰):你曾经跟我说过,
    爱有来生,怎可辜负,倘若下一世还能相逢,
    即使这人间已沧海桑田,你仍会记得我最初的模样。
     
    韩墨时(阿鱼饰):我曾经跟你说过,
    爱有来生,不可辜负,倘若下一世还能相逢,
    即使人间已沧海桑田,我还是会记得你最初的模样。
     
     
    清梦留痕 缘分黯然别红尘
    故人身冷 荒冢寂寂又几轮
    半弦月寒 为你爱沉沦
    我听见 你说下个轮回是归程
     
    三世流转为你刻下虔诚只身的苦等
    等来世与你 共刻姻缘的碑文
    岁月奈何不过红尘滚滚缘分不由人
    望浮生 回首已百年身
     
    前世爱恨纠葛几番挣扎浴火后重生
    生一段 为等你而 歌尽的年轮
    那安身的灵魂 在错相牵绊中痴痴等
    只为再与你 续姻缘的红绳
     
    念白——
    韩墨时(阿鱼饰):缘来缘去终须散,今生情缘已惘然。
    语善,你要记得,我许给你的来生之约,
    下一辈子,即使跨越千山万水,我也定然会找到你,
    与你再续那未完的姻缘红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