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2018-03-25 作者:小辣椒 编辑:小辣椒 点击:
当前位置:小辣椒图片站 > 原创作品 >
更多 10

查看原图

吾为蝴蝶,谁可沧海-----王晓瑜摄影.编辑.配曲



“对于一切有翅膀的生命体而言,沧海给他们的感觉总是爱恨交加——飞与不飞是一回事,飞过和飞不过是另外一回事。但,梦与影真的可以重叠吗?可能与不确定绝对是一种蛊惑。那么,去吧!否则,将永世不得安宁!”——蝴蝶如是说。



沧海的身份总是暧昧,名字里似乎就有所流露——对于沧海的初识,当然还要从电影版的《笑傲江湖》主题曲《沧海一声笑》说起——一个笑字使沧海天然地具有多意性。蝴蝶相信,人是最容易接受暗示的动物。不知道时也没什么联想,一旦懂得,就身不由己地要牵强附会。诗意,柔美与残酷,笑和哭,究竟哪一个更具备海的波澜壮阔?一滴清泪,显然无法理解什么叫疏远,什么叫破裂,什么叫情谊更迭……

为了生命里的另一种抵达或超越,蝴蝶小心翼翼,逆着风审慎地游移,一切只能靠自己!呢喃和梦呓,为了一声声呼唤而来,想沧海拥住他颤抖的肩,扶住他横斜的疏影,蝴蝶的名字已成一缕缕浮动的暗香。而情节,早已破碎支离……那一刻,他们的唯一感觉是疼,只是疼!因无怨而无犹,为无收而无留!





呵,有什么可满足的呢?一切都已经空了!空的街,可以蛇行;空的手,放下时很轻……

或许是因为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蝴蝶开始怀念:陆地多好!至少,陆地还有可供驻足与依靠的美好。对,此刻,泪与蝴蝶的感念正符。第一个吻,不也总是轻浮?可,身陷沧海的柔波,又到哪里可以寻一个硬处依附?蝴蝶,哀叹一声,文字以散的形式一次倾吐。

当然故事没有结束,因为这个世界根本就不存在净土,因为**从来就不复边疆,因为人的骨子里都是不肯为他人屈就自己的!那么,最后蝴蝶究竟有没有飞过沧海呢?说实话,我不知道。我只知:爱一个人或事物是一种柔软的情愫,就这样,在忽明忽暗的人世间,游离,缠绕,蔓延,直至死亡……或许,这才是“蝴蝶飞不过沧海”的正解。而症结,则是多数的时候我们都在执着地守着自以为是的悲凉,至死不放。蝴蝶不飞,亦或许也只是由于始终未能到达寂寞的高位……

这一次,吾为蝴蝶,但谁可作沧海呢?谁可呢?谁敢呢?

蝴蝶的美丽只有一季,而我只在那一季老去。



蝴蝶吻

作词:陈建斌

作曲:孟文豪

演唱:陈瑞

蝴蝶双双飞过
传说中的浪漫是否在
多少往事如烟
多少柔情似水
谁还记得这一份爱

彩云片片飘过来
爱情是否象玫瑰花开
多少往事如烟
多少柔情似水
谁还记得那远去的爱

花间轻轻一吻
千古爱情随蝴蝶翩翩来
不要再徘徊 不要再等待
会心一笑胜过千万句对白

梦里轻轻一吻
化作蝴蝶飞过沧海
不要再徘徊 不要再等待
只要心中有爱四季花常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