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2018-07-10 作者:小辣椒 编辑:小辣椒 点击:
当前位置:小辣椒图片站 > 原创作品 >
更多 10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查看原图

  • 苍穹之下的色达-----王成摄影.编辑.配曲


    佛法浩如烟海,不可深测。这也是佛教觉悟者的精神世界。世界因被穿透而澄净。常怀一颗慈悲之心,荣辱不惊,聚散随缘,虔诚地膜拜在朝圣的路上,拂去心上尘埃,找寻内心最深远最平和之境,方能听的见生命吟唱的清幽之梵音。



    四川西北边陲的色达,有宽广的草原、纵横的河曲、密布的湖沼、巍峨的雪山、遍地黄金,虽说是冬季也决不逊色;那银色午天的灵动,那茫茫的雪野,冰封的河湖,树挂万千的冷寂,雪山冰川与森林雪原相映生辉,勾绘出气势恢宏的雪域高原壮美的景色.....



    离色达县城二十几公里左右,有一个岔路口,听驴友讲,右边就是著名的喇荣佛学院。那里佛音飘飘梵乐缈缈。此处地形地貌复杂,属典型的川西地槽系巴颜喀拉山褶皱带,平均海拔多在4000米以上。日照充足,为高原季风性气候,年平均气温零下1度,长冬无夏。有着草原、湖泊、河流……以及绚丽多姿的藏族风情。除了色尔坝区以外,其它大部分乡镇都是牧区。当汽车驶入色达时,草地、牛羊,便构成了历史传说与现实生活中草原人生活的主题。色达在藏语中乃“金马”之意,传说因在这片富饶而美丽的草原上曾发现过形似马头的金子而得名。也有人说色达的得名,来源于在旷朗的草原大地下埋藏着一匹金马。



    放眼色达的沟壑之间,数千间赫红色的木屋,如众星拱月般簇拥着几座金碧辉煌的大殿——它就是藏于深山中的喇荣寺五明佛学院,也称色达佛学院。色达佛学院是世界上最大的藏传佛学院。常住的喇嘛有两万多人。每遇有佛事活动人数还会增加,最多时可达四万多人。



    很多次提笔想写下关于色达的记忆,那个红色藏地的佛国,盘踞在脑海里,时隐时现的红色,如丝绸缠绕着梦萦回旋。不离去的佛音,惊艳的红色世界,虔诚的修行,来自心底的震撼,和追寻那寻找放下的根因。一切在眼前,不曾走远。时隔大半年,写出成行的文字,祭奠那红色的圣神。




      
    有些记忆会随着岁月的消失越来越淡,有些记忆却随着岁月的流转,雕刻成一道痕迹,深深的刻在脑海里。偶尔泛起,是由不得自己的一种想起。咀嚼着,回味着,一遍又一遍关于它的模样,关于它的故事,关于它的风采,关于它的蕴藏在历史的经典。



      

    在某个深夜,不自然泛起的东西,必定是那最深最深的爱与不舍。色达就是这样的一种情感的纠结。走过太多美丽的地方,真正能与心灵相互呼应的,不多。只有丽江,色达和尼泊尔。这是小半生里,留在骨髓里的深深的爱上。一个人究其一生,也许关于爱情的片段,也就是那么三两个真正意义上的深情吧。



      


    挥之不去的红色典藏,那一个个孤独行走的灵魂,和他们背负着的故事,打动着如我这样的过客。匆匆之间,不能道再见不会道晚安,只有默默无言的看着,那圣殿上的经幡,随风日夜飘扬在天空下。经年转动的经筒,匍匐于地的信徒,我轻轻的转动着手上的经筒,倾听着来自佛的声音。一圈一圈的轮回中,前赴后继的人们,不间断的守护着这片净土。




      

    有人说,色达,如果有内伤的人是不能去的,因为去了就会留下不愿离开。太多有故事的人,背负着心灵的伤痛,寻求着灵魂的安宁。于是放过红尘,留在这佛学院修行。用最简单的修行,修补着受伤的心境。是真的放下吗,那佛音里的聆听。我想,应该是真的安宁,才会留下自己的根基,随着佛的善意,修行吧,修得来世今生的安稳。




      

    那一间一间的红色木屋里,住着最简单的修行人,不求物欲横流的奢华,但寻心中的桃花源。过着与世隔绝的人生,到底是俗世的争,还是色达的静,属于自己的内心的呼唤,随从了心愿吧。人性是可以修善行的,在色达的修行中,是封闭了杂乱的出口,安得一间能容俗身的红色圣地,在这里,呼吸,放弃,接收,从新。




      

    色达浓厚的宗教文化,渗透着祭祀,香火,寺庙,朝拜。在这里,沉睡的灵魂,可以忘记尘世里的一切苦累,与自己禅修,与佛音同行。佛国色达的佛学院,觉姆的身影里没有孤单,留给我的背影里,是从容的色彩。正如那最单纯的色调,红色一片山河。





      
    天葬,是藏族较为普遍的一种葬俗。天葬寄托着一种升上“天堂”的梦想。看着秃鹫啃食着人肉,想着天堂的美好,一生的最后躯体,就在这天葬中消失贻尽,幻化成天堂里的一缕香魂。人的归宿就是死亡,在藏族,对待死亡是乐观的。而我们面对死亡,却是悲哀和伤痛的。






      
    我站在圣坛的脚下,仰视着心中的佛国之神韵。祈拜,虔诚,用心感悟。我走在色达的巷弄里,与僧人们擦肩。我听着关于觉姆的故事,把这篇文字,献给那个我走过的红色藏地,色达佛国。我没有描写色达的景色,写下的是内心的悟道,但愿佛国的红色,禅修着我这颗平凡的心。




    入色达,山低地阔,旷远荒凉。只是这天,时时拉拽我的目光,头顶黑云压城,眼界边缘乌云间让出蔚蓝天光,镶着金边,云影层叠,金辉射目,一方佛界。




    如果有个地方属于我的人生初见,那么一定是位于四川西北最边的小角落——色达喇荣寺。

    蔚蓝的苍穹之下,绿岭碧草间,绵延几公里的山谷里,依山建着节次鳞比的暗红色藏式小木屋,几平方米大小,密密麻麻的布满四山,形成了色达山河一片红景致,远观是翻卷的红海。红中夹嵌着金碧辉煌的寺庙,铺天盖地气势和汹涌澎湃的佛禅让人震撼。空气中荡漾着祥和。揣着信仰来了,留下,然后修房屋一辈子都不离开的修行者,从我眼帘中一群一群的升起。在遥远、荒凉人稀的山谷里,聚集着这么多的人,隐藏着这样一个隐秘的世界,着实让我惊讶目瞪口呆。


    走在红房子的屋前房后,我默默又寂寞。比起滚滚红流,这里就清淡了许多,干净许多,没有凡世垢秽。不在浮世中争名夺利的我,脚步也轻快,心情也从容。在这儿感觉身心完整,让人想不起在远方、在外面还有一个花花世界。随猜想这里物质贫乏,人应该生活简单,就是维持生命的活着。没有宽大的欲望,生活如山峦般的静气。


    我看见:在人间,还有另一种烟火生活。他们穿着红色僧袍,搭着褡裢,一人独行或三五结队,或匆匆或悠缓。他们有手提一袋卷纸携一本书,还有身背两箱方便面背负液化气罐,但更多的是站在路边打手机。这些喇嘛的脸很平静,看不出喜乐忧伤,就连捉迷藏,藏得那么波澜不惊,寻得那么不喜不讶,只是微微一笑,露出雪白牙齿。我遇见一位老觉姆,腰已躬身,头戴黄色的亚帽,身穿红色佛衣,肩扛一蛇皮袋,鼓鼓囊囊,双手捏紧袋口,手上还垂着一白色塑料袋,袋里搁着一碗白米饭,同时垂下摇晃的还有一串佛珠,目不斜视的安静从我身边走过,就在擦身而过的那一瞬时我听见她在呢喃《心经》。




    我在色达的坛城上,转动了经筒,聆听了佛音。刻下了从此与善的誓言,这就是我的色达之行,寻找的善念和禅意。





    佛慈祥轻言曰“人生是流程,生命是过客,谁都会成旧光阴。放下痴念幻想,做好该做的事。执着一种爱,成全一种爱,是生”

    我默坐经堂,思虑飘远不愿起身,苍空里传来绵绵的梵音,我被温暖裹身。叩首长拜起身回首。我承认我是茫茫红尘中的普通人,我很具烟火味的活着。




    留恋的情愫竟不知从何起,一往情深。真想在这里,在无边的宁静下沉郁。这一生所凝的魂留在了这里,蓝色的夜空下留下了我的孤单身影。




    天葬 - 亚东

    默默地向你挥挥手
    告别我们轮回的缘分
    应召而来天的神鹰
    请你带走我一生的荣耀
    轻轻的走过曾经的家
    记住千年不变的誓言
    应召而来天的神鹰
    请你打开我阳光的天路
    如此安宁
    如此安详
    多么美妙神奇的时光
    死亡在消失
    生命已经飞翔远去的翅膀上
    如此安宁
    如此安详
    多么美妙神奇的时光
    死亡在消失
    生命已经飞翔远去的翅膀上






    默默地向你挥挥手
    告别我们轮回的缘分
    应召而来天的神鹰
    请你带走我一生的荣耀
    轻轻的走过曾经的家
    记住千年不变的誓言
    应召而来天的神鹰
    请你打开我阳光的天路
    默默地向你挥挥手
    告别我们轮回的缘分
    应召而来天的神鹰
    请你带走我一生的荣耀
    一生的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