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2021-03-14 作者:小辣椒 编辑:小辣椒 点击:
当前位置:小辣椒图片站 > 原创作品 >
更多 10

查看原图

飞絮落花,飘散天涯,无处寻到--文:芊薿-----王晓瑜摄影.编辑.配曲


陌上,春寒料峭,隐隐一曲醉花殇,醉到断肠。红尘中,你墨色长发纷飞,撩动何人心弦?一笔笔勾勒,却总是只有凌乱的线条,纵横,交错。若许年,旧城倾颓,莺燕归无影,谁人纤衣飘渺,无言的徘徊?这一季,唯有轻絮纷飞.

红尘中,你墨色长发纷飞,撩动何人心弦?一笔笔勾勒,却总是只有凌乱的线条,纵横,交错。若许年,旧城倾颓,莺燕归无影,谁人纤衣飘渺,无言的徘徊?  这一季,唯有轻絮纷飞,随风摇曳,不知归向何方。那年离别,就像过了几个世纪。

阁楼间,氤氲的气氛,不经意间许一段天荒地老,何从回首?  这个冬季,飞花遗落指尖,触目的苍凉,满山风雨,不知笼罩着谁的心事。迈着虚无的.步伐,踩着冬的韵脚,点燃西窗烛火,踏遍往事的路。回忆离别,喑哑无言,望穿天涯路,何处是家?缓至苍翠山脉,遥遥萧索,凄凄满地是霜,不知印了谁人笑脸,又凄凉了谁的掌心。





 

 岁月红尘,不知何时而来,何时匆匆的离去,对月清辉苍茫,眼角落殇。初雪乍融,一地苍白,冷冷无声。幻化间,你的轮廓依旧如离别时,想来是伤的太痛,思念未歇的缘故。岁月沧桑,轮回流转,若是离别终相逢,又该何去何从?画中无意你的侧脸,朦胧的影子,映了一尺薄冰。 两岸站成岸,离别仿若眼前浮现,笑叹红尘。若问人为何走来红尘?为一盏清茗,醉月馨香,你从红尘中走来,便是一生。或是为赴一场花开的相遇,便匆匆而去,徒留满地伤,无言回望,只静默享受离别,苦淡红尘,便也是一生。

  旧阁棱前,斟满酒杯,饮尽这离别的涓涓残花酿,将回忆隐藏,在经年的深处,成一曲青花悬想。古旧长廊,欲走欲留,想来凄迷的等待,终是瓣瓣落花飘摇,隐没风雨中,可人世间太多无奈,苦痛挣扎,不随我心,当他走进心门的那一刻,便注定了盛世的结局。  待到容颜老,鬓色微霜,枯骨成砂,一皿孟婆,了无牵挂。  三生石前,我来回望,望不见你的身影,望不见就是小巷,望不见你温柔的笑颜,亦望不见过往。





 

  你我,匆匆过客罢了,不经意许一段天荒地老,终是一盒白骨。了却今生。若是有缘,三生石前,你我忘却前生,不寻不思,生世轮回,便又是一场花开的相遇,何须祈望?只因无缘,三生石枯,亦是无果,兜转轮回,也只是徒劳 只叹这一世相遇,本无结果,却妄自痴缠,伤泪纵痕。在这荒芜的季节渡口,且将离别放下,一纸痴念,分撒雪中天,断了这场无缘的遇见。  你我之间,是魂牵梦绕,是不愿掩卸的荣华,且作罢。情思,在离别之后,已成为飞絮落花,飘散天涯,无处寻到。







 


陌上花开 - 龙怀

词:沉香醉墨

曲:龙怀

编曲:龙怀

忘忧河边偶然遇见
情生一念几世挂牵
今生我就是为寻你而来
咫尺天涯是否不再遥远


一纸素笺写满思念
遥遥相望期盼春暖
寄君一曲不求朝暮相伴
与君一梦不问缘深缘浅
雪舞清寒落墨成殇
你若安然我心自暖
独守一朵花的凄婉
把相思唱了一遍遍
陌上花开只为等你
你若安好我亦无怨
等你穿越千山万水
来赴我前生之缘



 

一纸素笺写满思念
遥遥相望期盼春暖
寄君一曲不求朝暮相伴
与君一梦不问缘深缘浅
雪舞清寒落墨成殇
你若安然我心自暖
独守一朵花的凄婉
把相思唱了一遍遍
陌上花开只为等你
你若安好我亦无怨
等你穿越千山万水
来赴我前生之缘


摸鱼儿·雁丘词 / 迈陂塘

[ 金 ] 元好问

原文

乙丑岁赴试并州,道逢捕雁者云:“今旦获一雁,杀之矣。其脱网者悲鸣不能去,竟自投于地而死。”予因买得之,葬之汾水之

上,垒石为识,号曰“雁丘”。同行者多为赋诗,予亦有《雁丘词》。旧所作无宫商,今改定之。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

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

君应有语:

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横汾路,寂寞当年箫鼓,荒烟依旧平楚。

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风雨。

天也妒,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

千秋万古,为留待骚人,狂歌痛饮,来访雁丘处。

译文

天啊!请问世间的各位,爱情究竟是什么,竟会令这两只飞雁以生死来相对待?

南飞北归遥远的路程都比翼双飞,任它多少的冬寒夏暑,依旧恩爱相依为命。

比翼双飞虽然快乐,但离别才真的是楚痛难受。到此刻,方知这痴情的双雁竟比人间痴情儿女更加痴情!

相依相伴,形影不离的情侣已逝,真情的雁儿心里应该知道,此去万里,形孤影单,前程渺渺路漫漫,每年寒暑,飞万里越

千山,晨风暮雪,失去一生的至爱,形单影只,即使苟且活下去又有什么意义呢?

这汾水一带,当年本是汉武帝巡幸游乐的地方,每当武帝出巡,总是箫鼓喧天,棹歌四起,何等热闹,而今却是冷烟衰草,

一派萧条冷落。

武帝已死,招魂也无济于事。女山神因之枉自悲啼,而死者却不会再归来了!

双雁生死相许的深情连上天也嫉妒,殉情的大雁决不会和莺儿燕子一般,死后化为一抔尘土。

将会留得生前身后名,与世长存。狂歌纵酒,寻访雁丘坟故地,来祭奠这一对爱侣的亡灵。


作者介绍

元好问
元好(hào)问(1190年8月10日-1257年10月12日 ),字裕之,号遗山,世称遗山先生 。太原秀容(今山西忻州)人,金末元初著

名文学家、历史学家。元好问自幼聪慧,有"神童"之誉 。仕金官至知制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