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2019-04-20 作者:小辣椒 编辑:小辣椒 点击:
当前位置:小辣椒图片站 > 自然风景 >
更多 10

查看原图

看看这些奇异的梦境和预示的结果,你还认为梦只是单纯的大脑思维活动吗?

梦境,对于现代人来说是一个奇异的世界,现代科学很难把它说清楚,它指人在某些阶段睡眠时产生的想像中的影像、声音、思考或感觉。而古人讲天人合一,对梦境中的提示,更是深信不疑。古籍也记载了许多现代科学所不能解释的事件,对现代人来说仍然是个谜。

先夫托梦 告知转世去向

 
北齐天保二年(551年),魏收奉命编撰《魏书》,历时三年终于完成,但因书中部分内容失实,在朝中引起轩然大波,群臣沸腾。大臣李庶、卢斐、王松年等人联名上诉,驳斥魏收歪曲事实。因奸人从中作梗,诬陷李庶,北齐文宣帝大怒,将李庶等人剃头,鞭杖二百后关入大牢。李庶最后冤死在狱中。


《北史》记载:李庶冤死后,他的妻子元氏痛不欲生。李庶的哥哥李岳请妻子好好安慰元氏并同住作伴。五年之后,元氏改嫁赵起。一天,元氏在梦中看到先夫李庶。李庶对她说:“我福德太薄,现在要托生到刘家做女儿。明天就要出生。刘家太贫穷了,恐怕不能养育我。我们夫妻还有旧恩,所以特意来告知你,你可以到刘家抱养我。”

李庶将刘家的详细地址告诉元氏。梦中,元氏没敢答应,毕竟她是再嫁之妇,这件事无法作主。李庶看在眼里,知道元氏的忧虑,于是说:“你好像很怕赵起,不用担心,我自己去跟他说。”于是,李庶又进入赵起的梦中,详细地嘱托自己即将转生的事。

第二天,赵起醒来后,向元氏问起她的前夫。原来李庶向他们夫妇二人托梦,梦境大同小异。赵起知道此事不虚,心中吃惊不已,于是他带上钱帛礼品,亲自前往刘家抱回刚刚诞下的女婴,将她养大成人。

先人托梦的见闻记录在正史中,读来令人感叹不已。我们不得不信,死亡并不是生命的终结,人们死后还会继续轮回转生,和有缘人再续前缘。

梦境昭示 傅弈已成泥犁之人
唐朝时期,也有二人同做一梦的例子。

唐朝太史令傅弈能言善辩,博览群书,对天文历数都很有研究,但他常以三寸之舌,诽谤佛门,不敬僧道,常把佛像拿来当砖瓦使用。当时,傅弈、傅仁均和薛赜三人都是太史令。薛赜欠仁均五千钱,还没有来得及偿还,仁均就已经去世了。

一天夜晚,薛赜梦到仁均。薛赜问仁均:“我欠你的钱,还没有还,应该把钱给谁呢?”仁均说:“可以付给泥犁人呀。”薛赜不解,就问他:“谁是泥犁人?”仁均说:“太史令傅弈就是泥犁人。”薛赜听到这儿,就醒来了。


当天晚上,少府监冯长命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到了一个地方,那儿有很多已故的先人。梦中,冯长命问一个亡人:“经书上说,作恶有恶报,行善有福报,不知道是否存在?”那名亡者说:“当然有。”冯长命问他:“像傅弈这种人,生平不信佛法,死后会遭什么报应?”亡者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是一定存在的。至于傅弈,他已经被发配到越州的泥犁地狱,做泥犁人了。”泥犁地狱,又译为“无间地狱”。

第二天早上,冯长命入宫见到薛赜,就把昨晚的梦告诉他。薛赜很惊讶,也把自己梦中关于“泥犁人”的对话告诉冯长命。两人所梦竟然如此吻合。这两位大臣心自感叹,善恶之事报应昭彰,不能不信啊。薛赜就照着梦中的提示,将欠款付给傅弈,同时把梦中的景象告诉了他。不料几天之后,贞观十四年秋天,傅弈忽然猝死。

相传人死后,鬼魂会下到阴间,生前作恶多端的人会受到阎罗王的审判,十恶不赦的将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他看到了妻子梦中所去的地方
武则天时代,刘幽求任朝邑的县丞。曾经奉命出差,晚上才回来。有一次他因公出差,深夜才回来,在离家十余里路的地方,正好路旁有座佛堂,他听见寺庙中一片欢歌笑语。寺庙的墙不高,有一段缺口,里面的一切都看得见。

刘幽求就俯着身子偷偷观看,只见十来个男男女女坐在一起,桌上摆着饭菜,众人围成一圈进餐。看见他的妻子也坐在中间谈笑。刘幽求开始十分惊讶,好久弄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心想妻子不应当到这里来,然而却不能丢下她不管。又仔细看她的容貌及言行举止,觉得没有什么异常。想靠近再察看一番,寺庙的门关着不能进入。刘幽求将瓦片扔过去,击中盛酒的陶罍,陶罍迸裂,人群惊散,很快就不见了。


刘幽求翻墙进去,跟他的随从一同察看,殿堂和旁边的屋子一个人也不见,寺庙的门还像原来那样紧闭着。刘幽求更加惊讶,就急忙赶回家。等到了家里,妻子刚刚睡着。听到刘幽求回来了,就打招呼问冷暖,完了,妻子说:“刚才在梦中跟几十个人游一寺庙,都是不认识的,还一起在庭院里吃饭。有人从外面投瓦砾进来,弄得杯盘狼藉,因此就醒了。”刘幽求也详细说了他看见的事。这就是所谓那个人梦中所去的地方正是这个人到过的。

另外时空的存在
北齐的李庶虽不在世了,仍能够进入前妻夫妇的梦中,告知自己转世去向;唐朝的傅弈还在人世,他的两位同僚就在梦中获悉,傅弈已被发配到泥犁地狱了。妻子梦中所去的地方恰恰被他看到了。从这些匪夷所思梦境记载来看,梦境也是真正的物质存在,只不过是在人生存的空间之外,还可能存在着另外的时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