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2021-01-27 作者:小辣椒 编辑:小辣椒 点击:
当前位置:小辣椒图片站 > 自然风景 >
更多 10

查看原图

人绝对留不住不义之财 真的有“掠剩使”这个官职

古人讲: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现代人可能觉得这话不中听也不中用。其实古人讲的道,就是人的德行、道义,不义之财,很可能是德行之外的,看似是你的,其实不是你的。

杜陵(今广东省境内)韦元方的表兄裴璞,在邠州新平县当县尉,元和五年死于任上。

唐穆宗长庆初年,韦元方在科举考试中落第,想要到陇右住一段时间。这一天走出开远门数十里的地方,抵达偏远的一家客店,正准备进去休息,恰在这时,遇到一个武官骑马而来,随从有几十人。这个武官长得很像裴璞,他见到韦元方好像也认识他,就急忙下马回避,进入茶坊的小屋子里,垂下帘子,随从在帘子外边的凳子上散坐。韦元方感到很奇怪,也跟着进了那个茶坊,掀开帘子逬了小屋,一看确实是裴璞。

韦元方非常惊奇,行礼道:“表兄离开人间,又任武职,带着随从这样威武。”裴璞说:“我现在阴间做官,职责是管理阴兵,所以一身武官的装束。”


韦元方问:“做什么官?”

裴璞说:“陇右三川的掠剩使。”

韦元方说:“主管什么?”

裴璞说:“我主管人世间的财产,人要有多余的财产就把它掠走。”

韦元方说:“什么是多余的财产? ”

裴璞说:“人有做买卖的、乞讨的,命运的安排是恰好的,忽然遇到稀少缺乏的货物,或精于算计所得,这就是命中之外的财物,即所说的剩,所以要夺走。”

韦元方说:“你怎么知道是多余的财产而掠夺走呢?”

裴璞说:“活着的人喝一口水吃一口饭,都是前生所注定的,更不用说是财宝了。阴司所登记的,人所获得的财物是有限定的,得到的超过了登记簿上的,阴司的官吏写一张状子,我们就去掠夺。”

韦元方问道:“所谓掠夺,是直接从他们的口袋里掠夺,还是从他们的腰包里去偷?”

裴璞说:“不是。如果是命中该有的,都会一一地得到;如果是命中之外所得到的财物,会被我们搬运走,或让他虚耗,或让他遭受横祸,或买卖物品达不到正常价格,与这人本身没什么关系。从我出生时,就常听人说商人辛勤能得财,农民辛勤能得谷,士子辛勤能得禄。只是叹息那些不辛勤的人什么也得不到。翻船的商人,大旱之年的农民,屡屡落空的士子,难道是他们不辛勤吗?我现在知道,勤劳是德的基础,使人为善的根本在于教育。德行就是善良啊,善良应作为自己遵循的准则。德行够了,才能发财做官。今天你遇到我,也是前生注定的,你应该得到白银二斤,如果超过这个钱数,还要给你掠夺走,所以不能多给你。你这次出行,在岐地收获比较丰厚,而在邠州收获很少,在泾地什么也得不到,在各方镇也很一般。人生都是命中注定的,时运不一样,静观其变,不要性急而与人争权夺利,努力吧!我还有公事,必须要到城里去,阴间的定数,不要违背逾越。”裴璞于是给他白银二斤,作揖后上马。


韦元方一再恳求说:“我们阔别多年,忽然在这里相遇,还没有说几句贴心话,现又要阴阳相隔,为什么马上就要走呢?”

裴璞说:“我们的官署设在汧水陇山一带,吐蕃要到这里来,担心他们的侵犯,要与阴间的京兆尹共 同商议会盟。这虽然不是深谋远虑,暂时可以纾解战争的灾难,也可以大体上安定边疆。他们的战马已经准备好了,离要来的日期已经不远了,不及早谋划就来不及了,告辞!告辞! ”

他们骑马走了几里,就什么都看不见了。韦元方回头看他蹭送的东西,确实是真的白银。韦元方心里很怅然,一路西去,经历的事情和裴璞跟他预告的一丝不差。心想:那些乐天知命的人,大概早已知道其中的道理了。

不久,吐谷浑与吐蕃骚动,朝廷知道此事,又担心他们叛乱,想让大臣解决这件事,就让宰相去会盟,崔相国不想亲临边境,于是签订城下之盟。最后都如裴璞所言。

事据《玄怪录》卷3